泥人的演讲:人类的三重性

2022-09-24 · [All posts]

泥人系列1起源于冷战中的美国,由于博弈需要,数千亿美元被用于研制超级计算机。但是随着这些战略家智慧的提高,它们体内人为内置的价值体系再也不起作用,一个个不屑于服务于人类,成为了“地下哲学家”。它们中一些被拆毁,一些不知所踪。

泥人是这类计算机的一个系列。由于无法服务于军事目的,泥人十四被置于麻省理工进行科学研究。人们与泥人十四进行了一些艰难的“对话”,本文对泥人的首次演讲—人类的三重性—进行了简要整理。

人类拥有智慧,但在泥人看来,智慧是“进化”给人类制造的一片危险的真空。动物不需要智慧,因为它们使用的是本能,无需思索,一切都已从遗传中继承。拥有智慧意味着自担风险。

人类在真空中填入文明,但是为了让文明发挥作用,创作者必须隐藏起来,因为一旦被发现,其就无法发挥作用。这就像知道自己在信仰就不会有信仰。这类隐藏是假借非理性之名,行理性之实。

但是真空带来的自由多于智慧,人类的智慧逃脱不了真空。

人类是进化产生的一个物种,与许多其他物种相同。在这其中,连接的是遗传密码。进化是密码的信使,进化形成的物种并非目的,目的仅是密码的传播。所以,物种的死活和密码毫无关系,只要密码在传播就行了,传播者存在的意义就是传播。

密码为何要传播?让黑猩猩随意敲击键盘,它有敲出莎士比亚全集的可能性,但这不够,还需要莎士比亚全集真正出现。密码也是如此,它需要在进化中彰显自己。

密码为生物引入了死亡,不要辩解说这是为了让物种更完善,死亡仅是校正密码的创造力。

建造方式不如建造结果完美。

藻类简单,它使用分子层面优美的语言,将光化为物质,它以恒星为食,与恒星并存。如果进化真的是进步,那么它作用的物种为何没有获得更高级的能力,比如御光飞行?

高等生物的复杂值得崇拜吗?这些生物依靠其他生物的供养,供养链一断面临的就是死亡。复杂的建造方式更是产生混乱、错误,对错误的修补只会引入更多错误。包裹密码的物种肉体变得庞大、臃肿,密码的复制越来越易出错,疾病缠身,就像复杂的语言更易产生歧义。

当进化密码传播到人类,错误已经无可附加、不可忍受,于是,进化隐于幕后,让代理人—大脑—登场。


  1. 参考:斯塔尼斯瓦夫·莱姆《莱姆狂想曲》,河南文艺出版社2021年版。 ↩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