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

2022-08-27 · [All posts]

醒来已是七点,该收拾东西了。

半个甘蓝,可惜现在没有胃口;字帖,抱歉这已预见的结果。

所有东西分两次运往宿舍,第一次是骑着车,第二次幸运的有校车,直接开往环湖,校车今天免费,司机们商量着十一点半充电、休息。行李箱斜躺在座椅间的缝隙,一只脚放在上面。前方的人观察着这个新的校园,这对我已不是什么新鲜。

收拾完已经是下午,骑车在校园闲逛。南湖的绿道看来是刚刚完工,树大多新栽,根旁是潮湿的泥土。湖泊的远方,一道矮山连绵,朱红色太阳渐下。偶尔湖畔有荷花,小道紧邻湖水,落满了枝叶。一条崭新的木道横穿副湖,不过设有阶梯无法骑车进入,通道入口机器声嘈杂。一个方正建筑被绿植缠绕、包裹,分不清它是破败还是任性。尽头有条宽大的石板路,横渡已经残喘的湖水。

夜晚,操场的南面教学楼通体明亮,许多蓝色的遮光窗帘形成一片片阴影,何人在做何事。操场上依旧有许多人,不过未听见小男孩的哭诉,跑道也恢复了弹性。

回去的路边,有一排笔直的树木,借着小时的印象略感亲切,烈日下树叶带来阴凉与沙沙声。树干与细碎的旁枝试探向天空,靛蓝色的夜幕反而像是水彩铺洒在白色画布上。

一切都将变得不再新鲜,再面对时看到的已不是实体,而是记忆的构建,于是,波澜不惊中经过,再没什么值得一提。这或许就是汉斯1需要离开久居地的原因。


  1. 小说《魔山》的主人公。 ↩︎